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专栏 > 校友与体育 > 正文
忆一九四九年前的武大足球队
发布时间:2006-10-08 作者: 来源: 浏览次数:

作者:皮公亮

    我今年八十岁,七十多年前我与武大足球队就有缘,也许你会奇怪,一个不足十岁的小孩,怎么会与武大足球队有关系呢?抗日战争前,武大足球队在武汉三镇所向无敌,珞珈山武大的足球场,在武汉地区也是修建得较好的,每逢武大的足球队与外界比赛,大都在武大足球场举行。
    我当时在武大附属小学读书,每次武大足球队与外界球队比赛前,大学生徐世长就来到附小,动员我们这些小学生去参加他们的啦啦队。大学生们看得起我们这些娃娃,我们当然特别高兴,都愿意去。
    比赛一般都在星期日下午举行。这天,我们这些小学生们吃过午饭,早早就赶往足球场,坐在东边跑道与球场之间的草坪上。拉拉队员当然是以大学生为主,我们这些娃娃是帮腔的。大学生中除徐世长外,我还记得一个叫施应霆的学生。徐世长是指挥,他教我们号子,有好几支,我现在还记得一支:“阿啦格浸,阿啦格锵,阿啦格浸浸,锵!锵!锵!斯攻帕,斯攻帕,武大武大,Rua! Rua! Rua!”。
    球赛开始后,在徐世长的指挥下,我们一支一支地有节奏的唱,给武大足球队员极大的鼓舞,每次武大足球队都获得了胜利。武大足球队队员主要是学生,但其中的主力队员有两位是二十几岁的年轻教授,他们都是刚从美国留学回来的博士。一位是理学院生物系教授汤佩松,他打中锋;另一位是农学院农艺系教授李先闻,他打左边锋。这两位年轻的教授,无论是体力和球技都是非常好的,与其他学生队员配合默契,为球队作了很大的贡献。他们二人后来都被评上国民政府中央研究院第一批院士。汤佩松先生已经病故,据说李先闻先生也已去世。
    足球队员中,我现在还记得有潘基礩、李厚生(锐)、黄彰任、郭西元等。潘基礩学长与我较熟悉,一九四九年前后,我们见面机会较多,他最后从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职务上退下来。2001年,我回长沙去看望了他,他请我吃饭。当时他已快九十岁了,身体很好,走路很稳健,上楼梯都是两级一步。李锐学长是一次母校召开全国各地校友代表会上,由潘基礩学长介绍认识的。李锐学长对我说:“你父亲和我父亲在日本同学,一九四九年我南下到长沙时,你父亲告诉我的。我父亲死得太早了”。一九九三年,母校百年校庆时,我的原配妻子刘茂舒因心脏病突然去世,李锐学长正好来武汉,我非常感谢他参加了茂舒的告别仪式。一九九四年,我去北京时,曾到他的寓所拜访了他。
    黄彰任学长是美籍华人,一九九四年我去美国探亲,在旧金山武大校友聚会时见到了他。黄学长于一九三四年考入武大工学院土木系,当时我父亲是教务长。后来他从台湾《珞珈》上看过我写的文章,所以他也知道我的名字。他很客气,请我吃饭,并邀请了在旧金山地区的武大三十年代的校友作陪,这些老学长在海外几十年,对大陆和母校的情况,都不甚了解。我尽可能的向他们介绍了我所知道的一切,回答他们提出的问题。黄彰任还请我到他家里去做客,我们谈到武大当年的足球队,我提到汤佩松、李先闻,还有胖胖的守门员郭西元。他说,你的记忆真好。他还告诉我,由于他们足球队每次都为武大争得荣誉,所以学校体育部主任袁俊教授很重视他们,给他们买鞋子、做衣服,还经常带他们上馆子吃好的。体育部的经费,大部分花在他们足球队上面。
    武大百年校庆时,我们的啦啦队长徐世长学长,坐着轮椅,从上海回到母校。那时,他已快九十了。他听说我也回到母校,设法找到了我,并与我合影留念。可惜不知是谁照的,我至今没有收到照片。徐学长现在已近百岁,仍居住在上海。
    一九三七年,我父亲调国立湖南大学任校长,我们家就离开了珞珈山。我在长沙进了著名的私立雅礼中学,这所学校不仅教学质量好,而且是湖南省有名的足球传统学校。每个学生从初一起就开始练小皮球。本来爱好运动的我,自然对足球感兴趣,我在球场上的位置是守门员。
    一九四四年,我到乐山进了武汉大学,住在月珥塘边的第一宿舍。战时的乐山武大没有足球场,同学们有时在月珥塘广场踢足球。我有时也参加,认识了陈文安,四川人。足球踢得很好,有人誉他为“小李惠堂”(香港著名球星,曾代表中国队参加奥运会)。
    一九四六年,武大复员回珞珈山后,各方面条件都较好。学校成立了足球队,实力很强,在武汉三镇仍是所向无敌,陈文安是足球队长。我现在记得的队员有谢长发、胡佑文、刘伯麟、苏厚荣、杨沛等。我也算一个,是替补守门员,杨沛是主力守门员。
    有一个星期日的下午,武汉体育专科学校的足球队临时来武大,要挑战我们武大足球队。我们事先毫无准备,杨沛回汉口家中去了,没有主力守门员。我也打着领带穿着休闲西装,与几个同学正在校区内玩。陈文安风风火火地把我找到,拉着我就往足球场跑。每次比赛都挂“眼科”的我,这次终于有机会转正了。我匆匆忙忙的脱下西装上衣,连领带都没有来得及取下来,换上了球鞋就冲上了球场。后卫是身材高大的谢长发,是一个很坚强的后卫。我和他过去练过几次球,他的防守技术很好。他能左右足并用,救球时,球总在界内,不会成为角球,而且脚劲很大,奋力一脚可以从自己禁区踢到对方禁区。有他当后卫,我就放心了。可是,开场不久,他的球鞋踢破了。为了让他能够顶住对方的攻击,减轻我的压力,我灵机一动,马上同他换鞋。谢长发也不辜负我对他的爱护,发挥得非常好,成功地挡住了对方的几次进攻,我也救出了几个险球。比赛的结果,武大队以1比零获胜,我守的门是铁门。赛后,好几位同学笑着对我说,世界上没有哪个球队的队员,是打着领带上赛场的。
2005-09-21于武汉
字号: 打印 返回顶部 关闭
版权所有:武汉大学体育部(工学部体育馆办公区)
教学、选课问题:(027)68754852 关老师 体质健康测试、环跑问题:QQ 2070070 郑老师
体质健康免测:谢老师(武大体育部工学部体育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