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专栏 > 校友与体育 > 正文
1965年前后的武大乒乓球队
发布时间:2006-10-08 作者: 来源: 浏览次数:

作者:金哲

    退休后,我参加了河南省老干部乒乓球协会,多次荣获本年龄组的女子冠军。郑州市乒乓球公开赛,获老年组女子冠军;河南省乒乓球公开赛,获老年组女子亚军。我还幸运地到北京首都体育馆参加了“中国国际元老乒乓球公开赛”,被选入河南省直老年乒乓球代表队。面对这一切,饮水思源,很想把自己球艺提高的关键时段——1965年前后在武大乒乓球队训练比赛的事情撰写成文,作为纪念,但又不知从何处下笔。近日我拜读了皮公亮学长的《忆1949年前的武大足球队》一文,他系着领带上球场的形象跃然纸上,让人耳目一新,大大启发了我的灵感。于是,在一个风雪交加的早晨,我挥动拙笔,努力激活几近僵化的大脑,搞几段“精彩回放”吧!
    我原是郑州铁中的女子乒乓球单打冠军,1964年考取武汉大学历史系。入校不久,闻知校乒乓球队要选拔新人,凡有点乒乓球基础的同学们便都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尤其是女同学,更是叽叽喳喳地像快乐的小鸟,手拉着手,三三两两地前往体育馆应选。因为人太多,选拔的方式就别开生面:大家排成一条“长龙”,按顺序先后与“喂球”的老队员作短暂练球即可。这样,仅用了半天时问,就把这条“长龙”消灭完了。大家都回去等候通知,谁都心中有数:选上的才有通知,选不上的,就“泥牛入海无消息”啦!能从这条“长龙”中“跳”出来,本来就是难上加难的事,何必抱希望呢?所以一回宿舍,大家就把此事丢在脑后了。过了几天,我竟接到了入选通知,真是庆幸!我压住心头的兴奋,穿了件浅蓝色带玫瑰花图案的上衣,着白裤子、白球鞋去报到。刘国刚队长表示欢迎。他是物理系学生,穿一套黑色运动衣,讲标准的武汉话,温文尔雅,刚柔相济。他随即安排我与老队员陶大姐(图书馆系调干生)拉开战局。他一再指导我,对手进攻时,千万不能害怕,更不可后退,要快步而迎、猛扑而上,把急球拦回去(这种打球时的防守意识,我使用了大半生,确实受益不浅)。之后,大家在体育教研室坐下来正式开会。这时,我才知道武大乒乓球队的基本成员:女队有图书馆系的“陶大姐”、哲学系的汪苏华和历史系的新生我;男队有物理系的刘国刚、化学系的小吴(兼教练)、数学系的“眼镜”、外文系的鄢玉良。球队的任务是每周训练2~3次(一般在下午4点以后),经常与兄弟院校球队打友谊比赛,以活跃校园生活。体育教研室还定期把队员在球队的表现书面告之各系、班级。我并不是为了图表扬,而是出于天生对乒乓球运动的热爱和兴趣,所以处处严格要求自己,自然就成为球队“遵纪守法”的“老实人”。队长和教练指导打球都很尽心,要我坚持“左推右攻”,简练搓球加旋转和拉弧圈球。鄢玉良也经常陪我练球。记得有一次练球下来,我从体育馆往老斋舍方向走,忽觉头昏眼黑,连忙伸手抓住一棵小树。待眩晕过去后,我坐在树下草坪休息片刻,方得回宿舍。年轻人啊!正是凭着年轻的资本,练球入迷,几近忘乎所以!于是,球艺便在岁月的流逝中艰难地、但也是卓有成效地一步步提高……
    东湖对面的武钢犹如蓬莱仙境一样时隐时现,尤其是出钢时,天边红光突现、魅力四射,引起我无限向往。机会终于来了——我们将与湖北省乒乓球队的部分健将在武钢联欢、交流。那天,大家坐在舒适的校车上,喜气洋洋地抵达武钢,先参观了厂内主要车间,满足了我对武钢的向往,然后便到大礼堂练球。湖北队的健将们也在那里挥拍热身。这时,只见几个人围着一位着便服的男士站在一旁说话,样子有点神秘。我估计此人一定不平凡,小声问道:“谁来了?”有人微笑而答:“胡道本!”哇!原来是大名鼎鼎、威震中南的人物!我连忙凑上去,看得也更真切。表演赛开始了,男女健将们朝气蓬勃、气势勇猛,一次次把表演推向高潮,博得雷鸣般的掌声。武大队与武钢队的友谊赛也在进行,我校男乒主力队员鄢玉良青春健美的风采和连续扣杀的球艺同样震撼着观众的心灵。他不喜欢在发球上耍花招儿,而是在你来我往的拼搏中,靠平时练就的过硬本领稳扎稳打,争取胜利。将近中午,赛事圆满结束。礼堂一侧安放着一些餐桌,大家领到份饭后各自入座,匆匆用餐。来礼堂观球和用餐的工人们可真多,听说乒乓球名将胡道本就坐在那吃饭,便都端着饭钵,纷纷从他桌旁走过,自然而然形成了一条长龙,那种涌动的人流、炙热的目光,实在不可多见。胡道本只好埋头而食。他心中会作何感想?或许幸福中含着欣慰,腼腆中含着幸福吧!此情此景使我联想起少女时在郑州体育馆给荣国团一行献花的情景,场上观众掌声如雷,气氛极其热烈。于是,20岁的我心中升起一个惊叹——原来,人们对为祖国争光、为父老乡亲争荣的英雄是如此的厚爱和崇拜啊!
    1965年夏季,我得知武大乒乓球队将去湖北大学赛球的消息,十分高兴,忙把这件事提前告知在该校读书的一位河南老乡,也是中学时代高我一级的校友。她喜出望外,企盼着这次见面。我队抵达湖北大学后,稍作准备活动,双方便拉开“战场”。女队先上,不一会,就打得汗流浃背、难解难分。队员每局下来,一边忙着揩汗、喝水,一边聆听队友热情参谋,教练中肯的指导。在强拼硬打之中,队友小汪丢了2分;但出人预料,我却赢了2分。加之后来双打时队员们互相鼓励,屡出奇兵,越战越猛,最后连连得手,终获成功。这样,女队以3:2取胜,大家一片欢腾。接着是男队的鏖战……近中午,友谊赛结束,两校队友亲切握手交谈。这时,我便离队与早就等候在那里的老乡久别重逢。她比我早一年到武汉,又是湖北大学学生,就以东道主自居,特意请我去吃当地有特色的小吃“烧麦”,喝酸甜适口的武汉酸梅汤。餐桌上,她兴奋至极:“我校女队厉害得很哪!尤其是那个主力,她们吹得可大了,说谁也打不过她的——这下可好,叫你打得晕头转向、落花流水!以前我只知道你喜欢乒乓球,不知道你打得这么好。作为你的老乡,我感到特光彩!心里特舒服!”我答道:“是吗?其实胜负乃兵家常事,不过这次居然能为老乡争光,我也很高兴!”她又说:“看你平时有气无力的样子,显得那么虚弱。谁想到你打起乒乓球来,特别能战斗!真叫人无法理解!”我答道:“是吗?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可能像‘角斗士’吧,平时不死不活,上场精神大振!”我俩举杯碰了一下,在开怀大笑中,两笼烧麦被吃得精光。
    从1964年到1966年,短短的两年时间,武大乒乓球队与兄弟院校球队多次进行友谊比赛。小小乒乓球会说话,汗水浇灌友谊花。在球队,队友们相互关心、支持、交流、指导,使我备感集体的力量和温暖。直到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武大乒乓球队的活动才被迫停止。球队的这段生活,是我人生最美好的回忆,令我终生难忘!但颇感遗憾的是在球队的两年时间里,竟连一张小照片都没有留下——哪怕像小树叶那么小也好。啊!球队时期的青春,你在哪里?
字号: 打印 返回顶部 关闭
版权所有:武汉大学体育部(工学部体育馆办公区)
教学、选课问题:(027)68754852 关老师 体质健康测试、环跑问题:QQ 2070070 郑老师
体质健康免测:谢老师(武大体育部工学部体育馆办公室)